媒体报道  首页 > 新闻中心

钢结构建筑与灾难的终极PK

      谈到对于钢结构建筑,我不得不提起日本,这个一度被我们嗤之以鼻,甚至他们饱受天灾凌迟时我们少数国人却“举旗欢庆”的国家。我看到一则报道,地震发生后,由于交通阻断,出现了货物短缺,连面包、方便面等食物在市场上都买不到了,但是,日本并未出现哄抬物价的现象,一位旅居日本的华人讲述道:地震期间东京依旧维持着排队的良好习惯。面对这么大的灾难,日本民众很少有人哭泣,他们在震中和震后表现出的镇定、从容和秩序性,无不令人折服。
       然而在中国,却是另外一番景象,远的有唐山大地震,最初是有人在废墟上捡生活用品,后来人们一起去商店的废墟上扒出所有能用的东西,再后来就有个老太太在一个男子的尸体跟前哭,哭完拿走了他的手表。一个战士回忆说,地震后他们去村里救援,看到除了几个村干部在救人外,其他的幸存者似乎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吓傻了,呆若木鸡。这就是中国人面对灾难时的真实状态。近的汶川大地震,尽管媒体没有报道,但是我们还是能从一些生活用品的价格大幅波动上看出些端倪。我们似乎永远是这样,不到国破家亡山河不在的地步时,我们始终是一盘散沙的状态。
       日本人临危不乱“临震不慌”,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日本高度的社会诚信以及因之而生的公民信心。《广州日报》曾援引多位赴日留学生的话说,强震来临时,只见眼前的高楼大厦左右摇晃,仿佛在“跳舞”。但强震过后一看,不仅房屋未垮塌,甚至连大的裂缝都没有。有的在日留学生反映,一些高层建筑连玻璃幕墙都没碎。这也是为什么如此大的灾难,并未造成过大人员伤亡的直接原因。日本曾制定法律,要求建造房屋时必须计算防震程度,对房屋的刚性要求,形成了对生命的庇护。钢结构建筑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。日本人相信媒体的报道、相信政府发布的信息、相信他们的房子是安全的。当然这种信心也并非自我安慰,事实证明,日本的钢结构建筑的确比中国的建筑要牢靠得多。
        中国对待建筑的态度似乎很随意,仿佛只要建造者生命不息就不管使用者是否深受其害。我们的建筑历年来衍生出了无数的代名词“桥脆脆”、“楼歪歪”,这些短命的建筑甚至没有等到我们用灾难来检测其性能。
        2009年6月27日,上海闵行区“莲花河畔景苑”小区一在建楼盘13层住宅楼轰然倒塌,时间不到半分钟,所幸尚未交付,并没有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;2012年7月2日,杭州高架桥梁坍塌致一死三伤。
        悲剧一直重演,但是却没有唤起更多人的重视。
        相关数据显示,这些年,日本的钢结构建筑发展很快,建筑物施工面积中的钢结构所占比例从1965年起,每年不断增加,目前约占40%左右。而低层建筑采用钢结构的已十分普遍,如5层以下的低层建筑物,采用钢结构的占到90%以上,平均面积300平方米,每幢建筑约使用钢结构30吨左右。一般3—5层的钢结构住宅柱子,大多采用冷弯加工成型的钢管,所以在日本,HOT(热轧钢卷=冷弯型钢)的使用量不断增加;高层建筑中,焊接箱柱及焊接H型钢梁的使用量较大,因此,厚板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多;而低层的钢结构建筑,则普遍采用H型钢。
        有专家指出,日本对钢结构建筑的抗震性能特别强调,在耐震设计法中,希望通过塑料变形,吸收地震产生的能量。作为倒塌类型,为了实现理想的倒塌形状,要求梁材所用钢材的屈服强度具有一定稳定性。为确保钢材的塑料变形能力,要求保证具有较小的屈服比。提高钢结构构件的强度,对钢材的磷、硫等杂质需严格控制,保证其较高的韧性。对梁的垂直方向承受力较大的钢结构构件,必须保证钢板的性能。焊接的钢结构件,确保其塑料变形,要求杂质少,吸收(夏氏)冲击能量大,有较高的韧性。钢结构建筑除抗震性外,还有防火、耐腐蚀等多种要求,所以在日本,耐火钢、耐候钢、低屈服点钢、高强度钢等新钢种不断被开发和利用。
        中国钢结构建筑的潜在市场十分巨大,很有吸引力。但目前中国的钢结构建筑还不算太多,中国的工业化住宅发展还只是刚起步,还没有成熟,谈住宅工业化时间尚早。发展工业化住宅,首先要有标准,要有完备的技术;其次,要有配套的材料,包括适应现代住宅需要的各种钢材;第三,建筑开发商要积极参与,若没有开发商的参与,就很难开展。住宅开发商、材料生产商联手,才能加速实现住宅的工业化生产。(中国钢结构在线)